新聞資訊

襄陽80后陳麟捐髓救助廣州患兒

〖來源〗:襄陽晚報 〖作者〗:襄陽晚報 〖發布時間〗:2017年12月08日

□通訊員章晟 全媒體記者彭清 李睿

  “用我的造血干細胞,給患病的孩子帶去生的希望,算是了卻了一個心愿。”12月7日,36歲的陳麟在北京空軍總醫院造血干細胞采集室,獻出了200毫升含有造血干細胞的血液,這包生命之血當日下午乘飛機運往廣州一家醫院,注入一名5歲地中海性貧血癥患兒的體內,挽救孩子瀕危的生命。

  陳麟是襄陽華潤燃氣七里河加氣站的站長。7年前他成為無償獻血志愿者,如今已累計獻血3000多毫升。據市紅十字會工作人員介紹,陳麟是中華骨髓庫第6931位、也是我省第325位造血干細胞志愿捐獻者。

  現場

  “爸爸雖然疼,但是很棒”

  12月2日,陳麟在妻子楊小艷的陪同下抵達北京空軍總醫院,開始了為期6天的造血干細胞捐獻之旅。

  “來北京以后,吃得好,睡得也踏實,愛人在身邊陪著我,我感覺狀態很好,不緊張,況且能幫助別人是件高興的事。”陳麟說。12月4日上午9點,陳麟注射了第一針造血干細胞動員劑。

  “我的孩子是不幸的,但是他又是幸運的,是您給予我兒子第二次生命。”捐獻前,楊小艷給躺在病床上休息的陳麟念著受捐者母親委托紅十字會轉交的感謝信。

  12月7日上午,陳麟的雙臂各扎著一個如牙簽般粗的針頭,分別進血和出血,開始了造血干細胞的采集。“明明手臂是你的,卻像灌了鉛似的沉。由于鈣流失,嘴、鼻子和額頭會有些麻木。”陳麟告訴記者。

  楊小艷用手機微信視頻給遠在襄陽的家人直播捐獻情況,10歲的女兒和近3歲的兒子關切地問:“爸爸,你疼不疼呀?”

  “有一個和你們一樣可愛的小男孩,他生病了,需要爸爸的幫助。爸爸做的這件事,雖然有點疼,但是不是很棒呢?”楊小艷雖然嘴上安慰著孩子們,但她的心還是頓時被揪了起來,“說不擔心是假的,但我能理解他的選擇。”

  這幾天,楊小艷一直陪伴在陳麟身邊,無微不至地照顧他,誰能想到,起初她對陳麟的捐獻行為非常反對。

  故事

  “不能眼睜睜看著小生命因我而消失”

  2016年4月6日,陳麟接到通知初配成功,內心很興奮,他興沖沖地把這事告訴了妻子。楊小艷卻本能地排斥,怎么也高興不起來。“他免疫力不太好,有時愛感冒,我擔心他的身體。而且陳麟是家里的頂梁柱,我們還有兩個孩子要照顧。”楊小艷說出了她的顧慮。

  為了得到家人的理解和支持,陳麟查閱了許多資料,耐心地給家人講解骨髓捐獻的安全性。“非血緣關系配型十分困難,你看我登記后6年才接到配型成功的通知,受捐助人還是一個5歲的孩子,咱們也是兩個孩子的父母,是不是能理解患兒家長的心情呢?我不能眼睜睜地看著一個生命因為得不到我的幫助而消失。”陳麟說這話時,語氣很淡,眼神卻很堅定,身為人母的楊小艷被打動了。

  隨后,經過高分辨配型、體檢等流程,陳麟的捐獻日期定在了2017年8月23日。然而,就在陳麟一心等待捐獻的時候,8月7日,患兒醫院傳來消息,由于病情出現變化,捐獻暫時延期。

  此后,受捐贈者病情一直不太穩定,捐贈時間又更改了兩次,最終確定為12月7日。

  每次聽到改期的消息,陳麟的心也跟著擔憂起來,“這孩子太可憐了,身體能扛得住嗎?”

  陳麟說,他只有一個想法,就是早點捐獻造血干細胞,好讓孩子早日康復,了卻自己的心愿。

  對話

  “同意捐獻就像簽署了生命契約”

  記者:現在,你怎么看待捐獻造血干細胞?

  楊小艷:我認為同意捐獻就像是簽署了一份生命契約。捐獻者打“動員劑”時,患者已經進了無菌倉。如果這時候捐獻者反悔,幾乎掐滅了患者生的希望。所以堅定的造血干細胞捐獻者就像一位生命契約的守護者,對生命的敬畏和珍愛讓人敬佩。

  陳麟無私的善舉也感染了我,現在我不僅不會反對他做這件事,以后每年還會和他一起去獻血,而且我也正打算加入中國造血干細胞捐獻者資料庫了。

  記者:除了能夠幫助患兒治療康復外,這次捐獻給你帶來了什么?

  陳麟:我想幫助重病的人點亮生命的希望,自己的人生也更有價值。

  這幾天我跟小艷開玩笑說,以前只有我們的女兒、兒子身上流淌著我的血液,現在有另一個陌生的孩子身上也流淌著我的血,感覺就像自己多了個兒子。

  我認為,造血干細胞的捐獻不僅讓患者本人獲得了重生的機會,也挽救了一個家庭。

  記者:你想對即將或已經成為中華骨髓庫的志愿者們說些什么?

  陳麟:希望有越來越多的志愿者。志愿者同意捐獻的消息給患者帶去的是生的希望,如果能堅持初衷,克服困難及時幫助他們,就可以將這份對生命的祝福一直傳遞下去。

月亮仙女